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

LVMH一直没有停止对Gucci的渴望 但后者近日再次拒绝了“示爱”

LVMH、Kering(开云集团)、Gucci的收购战争,仍在继续。
题图来源:Gucci
2月5日,LVMH主席Bernard Arnault回复了Gucci提出的停滞协议。该协议要求LVMH将正式同意停止购买Gucci股票,以换取在Gucci中的董事会席位。结果,Arnault并没有签署该文件,他还没有要减缓收购Gucci股票的打算。 仅二十四小时,Gucci的首席执行官Domenico Del Sole.就制定了一个回应计划——在De Sole的监督下,Gucci创立了员工持股计划(“ESOP”)。这是一种通常用于公司内部的信托基金,Gucci的员工将从公司获得零利率贷款来购买新发行的股票。根据SAIS“欧洲杂志”的报道,员工有权通过“ESOP”购买多达3700万新发行股份,目前已购买了2000多万股。 由此,ESOP帮助Gucci创造了42%的新股份,有效地稀释了包括LVMH在内的每一位现有股东的股份——LVMH的股权在几分钟内从34.4%下降到20%左右。 然而,这场发生在Gucci和LVMH之间的戏剧化事件,其实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。当时,Gucci反收购战役在西方媒体那里还有个电影般的名字,叫”毒丸计划“。 1999年初,LVMH以每股55.84美元的价格开始购买Gucci的股票,一周后,LVMH又以68.87美元的高价再次买入Gucci的股票,随后,LVMH开始从市场上不断购买Gucci的股票,最终达到了34.4%的持股比例。由于时间太短,Gucci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LVMH收购了近三分之一的股份。该收购发生后,Gucci曾主动向LVMH提出,让其收购全部股份,但是当时的LVMH只想以最低的投入来控制Gucci,所以拒绝了提议。由此,该收购事件就被Gucci的管理层视为是一场恶意收购。 一般来说,企业间的恶意收购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直接公开大量收购目标公司的股票,另一种则是收购部分股票,进入公司内部后慢慢改变公司的管理层人员。LVMH就属于后者。 所幸,Gucci的老股东巴林基金在1995年出售Gucci股份的时候就设立了一个反收购的保护机制——毒丸计划。即Gucci的管理层在遭遇恶意收购时可以增发新股份,并向管理层提供免费的贷款用于购买股份。也就是说,此次Gucci推出的“ESOP”计划正是运用了这一反恶意收购的保护机制来稀释外部股东的股份。 为了彻底抵抗LVMH的收购,在漫长的法律诉讼中疲惫不堪的Gucci选择向PPR(开云集团的前身)出售42%的股权,并向PPR定向增发了3900万新股,允许PPR未来再次收购 Gucci 10%股份。 最终,在1999年5月,荷兰法院正式批准了Gucci向PPR出售42%的股权。此后,Gucci正式隶属于如今的开云集团。 然而此次,尽管Gucci针对LVMH实施了ESOP,但各方仍设法继续谈判,对于Gucci来说,和LVMH的纠葛还将继续。      
表情
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

评论 0

相关文章